This page has been viewed: 16 Times

关于SCI论文小铺在明德平台开辟专区的通知。2017-04-11更新

首先说正题,SCI论文小铺的博主(也就是我)受邀参加了明德学术互助团队,以后SCI论文小铺的更新信息将在两个平台同步更新,包括网易博客平台和明德平台(位于“优质资源区”)。这个明德平台是一个免费提供各种学术供求信息的集散地,聚集大量稿源和买家的信息。如果大家在论文小铺没有找到合适的稿源,可以去这里试试,碰碰运气。欢迎大家注册留言,也欢迎大家扩散传播。

这是明德学术互助团队的简介及明德平台的地址,请大家参观一下,有什么建议可以留言。

http://www.mint-aid.com/

以下是博主的一些吐槽和对这个平台的简介,大家有兴趣可以继续看。

终于,SCI论文小铺的博主,也就是我,在几位朋友的劝说(胁迫)下,同意加入了某个学术互助团体(请搜索“明德学术互助团队”)。看了一下slogan,商业气息浓郁,丫不愧是混金融圈的,短短几句话就散发出浓烈的铜臭味(别不服气啊,这是大师兄的原话,有意见去找大师兄)。

言归正传,我简单介绍一下,这个平台就是效仿58同城等中介网站,打造一个学术供求信息的集散平台。目前这个团队的核心成员有四名,大师兄出资并肩负外联,农哥(码农)出硬件,技术及维护,水哥和我负责具体事务的实施。鉴于我在国际期刊发表文章方面的一些经验,我主要负责国际期刊版面的管理,兼职打理这个平台提供的明德监督服务。也就是说我是版主,传说中费力不讨好的版主,比那个码农还悲催。互助团队的联系方式有三种,分别是QQ,Email和微信公众号。目前有专人负责QQ的回复(早9点到晚九点),而其他联系方式则由我们几个人分别负责。我个人擅长Email,所以,网站的Email由我负责,如果大家有疑问并且希望获得我的回复,请发邮件至mintaidservice@163.com。如果想投诉,也请发邮件至mintaidservice@163.com。博主虽然不是出资人,不过我是出资人的亲师弟,我的话其他人还是要充分考量一下的(对,没错,说你们俩哪,别不服气,那是我亲师兄,手把手教我做实验,手把手教我开机测试的交情,你们是半路出家的,没戏!)

最后,不得不说,我本不愿意在我的论文小铺发布这条消息(大师兄息怒),因为SCI论文小铺和明德学术互助团队的业务可能会有交叉,我不想让大家把两个业务弄混淆。不过,我毕竟是互助团队的成员,要尽一份力。因此我还是在我的论文小铺里发了这个帖子。不过,请大家清楚一点,只有SCI论文小铺提供的稿子才是博主亲自测试,亲自撰写的稿子,而明德平台上的稿子则是其他写手提供的稿子。博主在明德平台的工作是用严格的流程保障合作双方的利益,但并不能对稿子自身提供保障(例如重复率,数据的真实性等)。最后,提醒大家注意区分SCI论文小铺的业务和明德平台的业务。

几个小花絮

(1)关于事情的起因。博主从本科到博士,横跨几个专业,做的体系也是面向应用(或者说导师的兴趣),因此我研究方向很宽泛(或者也可以说很杂乱)。博主可以提供物理,化学,纳米材料和有机电子四个方向的稿子。不过,个人能力毕竟有限,经常出现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情况。例如,问:能不能写某某方向的稿子啊?答:实在抱歉,这个方向我不熟悉,而且也没有数据,没有办法写。问:那有没有好的稿源介绍一下啊?答:实在抱歉,写手这一行是个松散的组织,大家基本都是匿名的,我也不清楚其他人的稿子质量如何,没有办法推荐。

类似的况经常出现。博主就在想,如何能让这些供求信息汇总从而提高效率?如何降低大家交易的风险?框架,流程,细节?根据这几年打理论文小铺的经验,慢慢的,一个计划就在博主脑中成型了。不过,这一直只是一个计划,博主每天在公司的事情非常忙非常繁琐(经常看博客的朋友都知道我有一个玻璃心的老板,是一个细节狂。很久没有吐槽老板了,并不是他放下屠刀了,而是我忙的没有时间吐槽),闲下来的时间还要打理论文小铺,测试,写稿,改稿,给买家讲解稿子等等,没有时间,没有精力,也没有能力将这个计划付诸实施(亦或是这些都只是我的借口,我只是太懒而已)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大家闲聊,其中一个人是做资本投资的,说起投资的必要性,然后说到现在的资本环境,接着跳跃性的谈到猎人猎狗和兔子,又谈到为什么在薪水体制下没有办法进入富裕阶层(大概是这么个命题),最后我随口说了一下我的计划。过了大概半个月,大师兄问我,靓仔,在哪里发财啊?我回答:老样子,忙的要扑街,靓仔你这么问是要白目的节奏撒。大师兄:那长话短说,有没有考虑过把计划变现?我当时懵逼了:啥子计划哟?大师兄:瓜娃子!就是你想的那个计划嘛。我回答:目前太忙。大师兄:我出资金,技术上我找人,你来搭框架,后期管理,好唔好。我回答:不确定可行性啊,要考虑风险的,万一折了本钱以后怎么见你的师弟师妹?我还得顾及我的声誉啊,而且我现在分身乏术好伐!你有助手,我可没得,除非你派个软妹子给我。大师兄:前期投资控制在一个可接受的范围,蓝海呦,考虑一下啦。我回答:好吧,我考虑一下给你回复。我当时的想法是,广东佬,扑街仔,你又不缺钱,居然还在想着赚钱,在科研圈混了十多年,依然掩盖不了你的商人本质啊。经商真的是已经固化到广东人的基因里了。对于我对大师兄的评价,组里的师弟私下里表示严重同意,而师妹表示不参与评论:“你们中年人的事情,我们年轻人不晓得的呀”。这件事情也就这么放下了。真正让我下定决心的是年后的返程。真切的发现父母的衰老,觉得自己没什么理由偷懒。因此,计划开始实施并快速部署。大师兄办事风格属于那种雷厉风行的。前期调研一般都是亲自去做,非常仔细,绝对认真,一旦做出决定,立即实施,绝不拖沓。大师兄语录:不要等蓝海变红海再入场。我们是去送人头咩?No!Take it down,that’s what we do。wagada?可以说这个计划在初期的进度非常慢,从今年二月开始,飞速发展,最终与大家见面。希望能满足大家的需求,帮上大家的忙。

(2)我,大师兄,农哥,水哥都是同一所学校的校友,大师兄比我年长,是老板回国招生的第一届学生,千挑万选甄别出来的开山大弟子,因此大师兄就是他的专有称谓了。后来我也进入这个实验室做实验,去国外拼命的时候也是在一个大组,实实在在的嫡系掌门大师兄。他是个非典型的广东人,热情,实诚,人品超好,动手能力超强,办事能力超赞。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,大师兄就像一座高山一样,是我们膜拜的对象。而大师兄也确实像一个兄长一样照顾我们,无论是实验苦手还是生活难题,有求必应,魅力爆表。实验室的师妹师弟都喜欢围着他转,所以,我们都亲切的叫他大师兄。叫着叫着,老板也被我们感染,跟我们一起叫:“大师兄,去年结题的任务书发给我一份”,“大师兄,实验室水管漏水了,你带俩人去看看”,“大师兄,激光器的光纤头烧了”。大师兄头脑灵活,本职工作做的不错,自己的公司也做的小有成就,属于响应国家号召把科研成果转化为产品的典型,产品卖到欧洲和日本,产品技术含量不高,利润却不低,家境是我们四人中最殷实的。

码农(农哥),不要被这个外号误导,这厮不是搞农林的,也不是搞园艺的,而是专业搞代码编程的,硬件维护也在行。一般的毛病基本手到擒来。如果电子产品他说修不了了,那是等于判死刑了,扔掉就好了。农哥每天的工作就是写代码,主要是面向电商和P2P网站。薪水丰厚,而且没什么花钱的机会,因此资产排位第二。

水哥,即灌水哥。得此绰号是源于他那出神入化的写稿能力和速度。年轻的那些年,大家还有些心高气傲,暗地里都憋着一股劲比一比,当然是在愉快和谐的气氛下。例如,我的样品比你的样品白,我的样品颗粒度更均匀,我的体系重现性更好,我的体系效率更高,总之什么都要比一比。博主当年有一段时间曾经骄傲于自己的写稿速度,虽然比不上大师兄,但也相差无几了(大师兄的记录是五天写完一篇稿子,稿子投出后十四天接收)。正暗爽的时候,隔壁楼的重点实验室出现一个神级的人物。我在这里且不说水哥的写稿速度,只说丫毕业时第一作者有近二十篇文章,能撑起门面的稿子影响因子为7,还有十多篇是影响因子2左右的小稿子。水哥当时的工作就是测试,写稿,中稿,找导师要奖励,然后往复循环。最后论文奖励要了近十万,导师彻底服气了,扬言以后取消论文奖励。然后他组里的师弟师妹们推举水哥心仪的小师妹作为代表,集体声讨水哥。水哥灰溜溜的把奖金捐出一半作为实验室的小金库。导师可能也觉得自己这么做不妥,借着这么个台阶,论文奖励又恢复了。话说那个小师妹年前结婚了,当然,新郎不是水哥。

(3)我们几个人都有些电脑基础,尤其是农哥,硬件,组网,编程无所不通。初期的时候我曾经想用他淘汰下来的主机做网站服务器,用了三天的时间搭出来server+PHP+SQL的环境,运行效果还说得过去。但这个提案随即被农哥否决。最后,农哥搞来了一个二手的服务器,这样明德平台就有了一个家。虽然我的系统没有被采用,不过为了平台的稳定性和安全性,我还是忍了,毕竟丫是专业的。目前我搭建的平台作为影子系统存在。农哥的远景计划是两个系统互为备份,互为镜像,根据需求自动分配带宽,提升安全性,加强抵抗DDOS能力,降低某些因素的影响(天朝,你懂得)。

(4)从最初大家在地铁上的一句随口之言,到最后在火锅旁敲定框架,再到明德平台正式与大家见面,整个策划耗时近一年。这里主要感谢两个人,大师兄和码农。如果没有大师兄强有力的资金支持和号召力,可能明德平台计划至今也只是一个计划。农哥在关键时刻发挥本职优势,完成了纸上计划到代码的转换。从代码到建站再到域名,全是农哥一个人在调试,种种辛苦看在眼里,在这里感谢农哥。至于水哥和我,我刚刚说了,水哥和我负责具体事务的实施,就是比较苦逼的那种。学生时代写稿速度快是吧,敲键盘的手指如飞是吧,那现在就做版主好了,让你们丫嘚瑟,出来混总是要还的。啥?你问我号称写稿能力的标杆大师兄为啥不做版主?兄台,你太天真了哦!

好久没有时间坐在这里写这些趣事了,回想起当时的趣事,还会笑出声来,年轻真好!